ATP不行 活人上場頂著? 台鐵危機莫讓司機員獨自面對

2018/11/01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立法院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31日邀請交通部次長王國才(左)與勞動部長許銘春等部會官員備訊,右為台鐵副局長何獻霖。(攝影:侯百千)

交通部長吳宏謀10月30號在立法院院會,宣布直到相關安全疑慮釐清之前,從31號起,台鐵普悠瑪號、太魯閣號將啟用「雙駕駛制度」,行政院長賴清德隨即補充,將請「退休司機員」補足人力不足的部分,引各界譁然(參考);交通部次長王國材31號受詢時補充,回聘退休司機員指的是近年,50到59歲「自主退休」的司機員,現在約有77名條件符合,將開始詢問意願,而除此之外,也會請訓練末期階段,但尚未考照的「學習司機員」來擔任副駕駛上線支援。

王國材表示,目前台鐵人力嚴重不足,雖然班表合法,但經常有輪班間隔不足,延長工時過長等不合理情形,而行政院今年已核定2,818名人力,司機員也將於3年內增補385人,認為如此「將在3年內解決台鐵人力不足問題」;勞動部長許銘春也表示,她認為台鐵班表「合法不合理」。

關於「一天」例假的解釋

勞動部在2002年,依據現在已經廢止的1986年「七休一函釋」,解釋例假「一日」為「連續24小時」,備受質疑,請參閱:〈一例一休,亂》「連續24小時」就算例假? 勞動部允檢討 立委諷:承認依法無據了吧?

2002年勞動部對於例假「一日」定義的函釋。

立委蔣萬安質詢時指出,目前讓台鐵「合法不合理」的日夜休班表,起因就是因為勞動部2002年,例假的「一天」指的是「連續24小時」,而非凌晨零點到午夜12點的函釋,因此質問勞動部何時要廢函釋?對此許銘春說,由於廢除函釋可能會影響各行各業,且也需要考慮目前台鐵人力配置,僅願答應「年底前檢討」,同時也表示在年底前與地方政府合作,對台鐵全面勞檢。

根據勞動部職安署公布出軌事件的尤姓司機員出勤調查,多次違反《勞基法》;今年10月5日連續工作13小時,又為因應10月12日大改點,從11日到12日跨兩曆日工作近18個小時,1個月內2次違反《勞基法》第32條,不得連續工作12小時的規定。此外,今年(2018)5月13到26日,連續14日未休息,違反勞基法第36條;勞動部勞動條件及就業平等司長謝倩蒨表示,尤姓司機員主要業務為內勤,職別為副主任,是為因應司機員不足所以代班,顯現台鐵的確有人力不足的情形,需要改進。

曾擔任台鐵司機員40年的駕駛協會前理事長舒瑞利受訪時表示,這顯示尤姓司機員屬於台鐵內部編制的「二線駕駛員」,所以才會有「內勤代外勤跑車」的情形;舒瑞利解釋,「二線駕駛員」指的是平常多為內勤,唯有加開班次才去出車支援,這是台鐵長年以來的制度,其目的是為了節省人力「彈性運用」。但在近年來「一線駕駛員」人數不足,又屢屢加開班次,二線駕駛員不僅要負責原本的內勤工作,還要三不五時支援外勤出車,在經常需要超時加班,又非第一線司機員的情況下,發生故障又缺乏後援,也就容易發生意外。

舒瑞利指出,過去ATP(automatic train protection,列車自動防護系統)尚未普及前,其實就有類似「雙駕駛」的制度,也就是一位司機會有一位「機車助理」來協助司機注意其他各種事項,如時速、號誌、排除故障等等,讓司機員專注在駕駛工作,而直到1990年代前後,台鐵列車開始全面加裝ATP系統,「機車助理」也開始遇缺不補,轉變成現在的「單駕駛」;他認為,退休司機員願意「回鍋」的機率不高,因為就現在人力不足、多班次的情形,恐怕沒人願意出來蹚渾水,相較之下,「學習駕駛員」可能還較為可行。

舒瑞利表示,單駕駛行車時若ATP發生故障,列車即會自動偵測煞車動力系統,進行自動煞車,此時就是要換車進行維修,因為駕駛員並非專門的維修人員,若硬要行駛,就會處在很危險的狀態;舒瑞利說,單駕駛若遇到ATP自動煞車,就有三個選擇,一是換車維修,二是降速維修,三就是請另外一名機車助理來幫你維持安全,否則情況危急,分秒必爭,瞬間就會完蛋。

舒瑞利說,就他看來,ATP是相當好的機器,但是再好的機器都有可能故障,且在近年來加開班次的情形下,列車故障和磨損的比例更高,更有可能出差錯;然而一出差錯,現在的司機沒有後援,必須在列車上孤軍奮戰,一邊要接誤點催班的電話,又一邊要接維修的電話,還要一邊開車,自然很有可能會手忙腳亂,發生意外。

至於王國材的「增補385名司機3年內解決人力不足問題」一說,舒瑞利則認為,人力不足並非一朝一夕所造成的,而是長年的缺乏儲備司機人力觀念所導致,短期內增加特考人數還需兩年的訓練期,期間更有可能有許多司機會退休,這些都沒有計算入內,喊出數字也只是為現在的政治危機止血,過了兩年官員退休下台,問題還是在那,現在說的話也只是騙騙外行人而已。

他認為,意外發生的後果,並非僅是司機員個人的責任,在故障發生時,高層事實上有三個SOP可以選擇(換車、降速、增人力),只要選擇任何一個,就可以大大降低意外發生的機率,然而如今的情況,是司機若是誤點,不僅要承受社會譴責的壓力,還要在事後寫報告,若是被判定為操作不當,更會影響考績,在這樣的壓力下,司機都會逼迫自己盡量準點,以減少麻煩,但這樣的心酸卻不能為外人道,讓他相當感慨,希望別再讓第一線司機員,獨自背負所有不能承受之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