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頭山又起風雲 815再戰環評

2018/08/10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自救會成員落髮抗議高雄地檢署對富駿及顧問公司技師等偽造文書不起訴處分。(攝影:孫窮理)

高雄馬頭山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環評即將再度攤牌,環保局將在下週三(8/15),召開環評大會,審議環評報告;今天(8/10),馬頭山反掩埋場自救會到台北監察院、行政院,以剃光頭的行動,抗議日前高雄地檢署不起訴開發單位富駿公司涉嫌偽造文書案,也為15號的環評,再添硝煙味。

具體地來說,篩孔應該長這個樣子。(攝影:孫窮理)

富駿夾縫中闖環評

前情提要

在不斷質疑富駿公司環評偽造地下水資料,要求將監測井的PVC管拔出,證實有無開篩,自救會完全自力實驗,竟創造不可思議的成功「拔管」奇蹟:〈來馬頭山,一起玩現勘:和泥岩地的拔河遊戲

在今年(2018)4月份,富駿設置的監測井證實未「開篩」,造成情勢急轉直下,當時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以「該不准的一定不准」、「大家(環委)不會沒有眼睛」,態度強硬地評論馬頭山環評續審,情勢似對富駿不利,不過由於前一次會議(3/2),結論為「補件再審」,不補件,就不會開會,使得富駿掌握何時開會的主動權。

7月4號,雄檢對富駿及顧問公司、包商涉及偽造文書,做出「不起訴處分」後,7月6號,富駿迅速送出補件,年底市長即將改選,下任市長對馬頭山掩埋場態度未明,民進黨候選人陳其邁甚至在初選期間,已簽署「不設置掩埋場」的承諾(參考),衡量形勢,趁著「不起訴」的勢頭,在選前一拼,對富駿來說,似乎是合理的選擇。

也因此,雄檢的「不起訴」處分,讓自救會無法接受。

雄檢不起訴處分在說什麼

被拔出來的3口井,沒有開篩是確定的,因此而被控「偽造文書」的,包括了富駿的負責人陳豐盛外,還有在由監測井數據得出的地下水情形有關的「透水試驗成果」、「回填穩定分析」、「邊坡穩定分析」、「掩埋體穩定分析」等報告上簽名的工程顧問公司技師,以及工程監工、領班等。

其中有一個最關鍵的人,叫作黃鎮志,他是監測井工程的領班,也是沒有給井「開篩」最直接的行為人,不過這個人不在國內,無法傳喚到庭。工程監工說他有看到的井有開篩,而且,他根本不是製作報告的人,所以不可能「偽造文書」,至於其他的技師,只是依據觀測井觀測的數據製作報告,沒有義務了解到那麼細。

那麼,這些人有沒有可能「共謀」呢?對不起,找不到黃鎮志,所以不能證明,這份「不起訴處分」是不是證明了這些人的清白呢?講實在的,也說不上來。

不過,最讓自救會氣憤的,是在「不起訴處分」裡,有似乎接受富駿說法,「沒有地下水」這樣的文字,這個邏輯是這樣的,所有的報告裡最關鍵的,是由吉泰工程顧問公司技師周順忠製作的「地質鑽探報告」,因為後面的報告都是依據這份報告提供的地下水資料做的。

自救會的「誤會」

前面已經說過,被拔出、確認沒有開篩的3口井,沒辦法證明周順忠知道它們沒有開篩,就算數據有誤,他也沒有責任,而接下來,雄檢要論述的,是周順忠製作「沒有地下水」的「地質鑽探報告」有沒有涉及登載不實,雄檢列出了除了周順忠報告依據的,其中有4口新開的井,是有開篩的,至於其他的井,則因為沒有拔出來,所以沒辦法證明有沒有開篩,以及他引用1969年經濟部統一規劃委員會的資料,顯示該區沒有地下水。

所以雄檢認為周順忠的「地質鑽探報告」得出「沒有地下水」的結論,是有所依據的,也不能說他「登載不實」,而「既然當地沒有地下水」,後面的報告也不會有問題;要這麼論述,雄檢只是要說明涉案的技師都沒有「登載不實」的問題,也就是他們都沒有主觀的犯意,並不是要肯定他們的報告是「對」的、當地真的沒有地下水,雄檢也知道,並且在「不起訴」處分書中強調了「有無地下水,仍有賴環評委員之專業審核與判斷」。

8月9號,環團到雄檢再對富駿提告,並且批評雄檢在不起訴書中肯定「沒有地下水」時,雄檢也對這個誤會提出了說明(參考),強調有無地下水要由環評委員來判定。

自救會的「誤會」,是來自擔心「不起訴處分」越俎代庖地判斷了當地沒有地下水,而影響環評委員的判斷,而有一點自救會大概沒有誤會的,是不起訴處分的粗糙,關鍵證人黃鎮志人根本找不到,調查不夠完整,就這樣結案,也給富駿製造了這個在選前闖關的機會。

815環評,風雲詭譎

前情提要

在證實監測井PVC管未開篩、同時也是高雄市長陳菊離職,「家裡沒大人」之際,高雄市環保局長蔡孟裕在4月25號,對富駿採取了強硬的態度,現在3個多月過去,會變成什麼局面,還有待觀察:〈高市環保局確認觀測井未開篩 馬頭山掩埋場環評現重大轉折

談過「不起訴處分」之後,再來就是高雄市環保局的態度了,4月25號,蔡孟裕對富駿表達了強硬的態度,在這之前兩天,4月23號,在馬頭山「拔管」現勘,他從下午開始,就一直待在現場,表現出對自救會前所未有的友善,而這一天,很巧合的,是高雄市前市長陳菊離開高雄市,到總統府就任祕書長的第1天。

這種巧合,當然給予人政治上的猜想,陳其邁的態度現在似乎是出來了,現在這個「家裡沒大人」的高雄市政府,會這麼大膽的讓案子闖過去嗎?

回到4月25號,蔡孟裕的承諾看,當天他表示,將會在大會開始的時候,向環委詳實地報告沒有開篩的狀況,環保局綜合計劃科科長許錦春證實,當天將由他向環委報告;目前被拔出3支管子沒有開篩(不合規格)的狀況之外,許錦春說,其他的監測井,不管是用井底攝影觀測,或者做過「注水實驗」,都沒有辦法證明有或沒有開篩。

不過4/25蔡孟裕曾經爽快答應過的「環評會議直播」,許錦春則語帶保留表示,要徵詢當天主席,如果主席同意就可以,不過回歸現在環保局的「旁聽規則」是不行的。至於是不是在投票時,採取「記名表決」,許錦春說「當天又不一定有表決」,而如果表決則「不一定,沒有討論過」。

經過4月份「拔管」、確認「未開篩」對富駿不利的情勢,加上高雄市政治情勢的變動,馬頭山掩埋場案沒有能順勢撤案,再到7月雄檢的不起訴處分,富駿找到一個夾縫,鑽進了環評會,環評「(有條件)通過」、「不通過」,或者「補件再審」的這些選項,8/15,就會有一個答案。

監察院前,示範什麼是「開篩」、「沒開篩」。(攝影:孫窮理)

自救會質疑雄檢。(攝影:孫窮理)

從監察院走向行政院。(攝影:孫窮理)

千里迢迢,風塵僕僕。(攝影:孫窮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