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先生你往哪去?》(譯文)Naomi Klein:是民主黨對新自由主義的擁抱讓川普獲勝

2016/11/30

作者:Naomi Klein,中文翻譯:林靖豪

Naomi Klein(2015年,於巴黎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1屆締約國大會(UNFCCC COP21)。

他們會責怪詹姆士・柯米(James Comey,現任美國聯邦調查局局長)和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他們會責怪選民抑制(voter suppression,以不正當的方式阻礙選民投票)與種族主義。他們會責怪「選桑德斯或者失敗(Bernie or bust)」的口號以及厭女情節。他們會責怪第三勢力與獨立參選人。他們會責怪大型媒體只給「他」舞台,責怪社群媒體是川普的擴音器,責怪維基解密宣揚希拉蕊的醜聞。

但這些理由都忽視了最該為這場夢魘負責的力量,而在這場夢魘中,我們發現我們已經清醒地看見,那就是新自由主義。體現在希拉蕊與其團隊身上的世界觀,是完全無法與川普式的極端主義抗衡的。從兩人中做出的選擇,決定了我們的命運。而就算我們其他什麼都沒有學到,我們能從這個錯誤中學習嗎?

我們必須了解,有非常多的人正活在痛苦中。在新自由主義的去管制化、私有化、緊縮與企業交易政策下,他們的生活水準已急遽地下降。他們失去工作,他們失去退休金,他們失去許多能夠減緩衝擊的安全網。而他們眼中孩子的未來,甚至將比他們現在不安全的環境還要更加惡劣。

同時,他們看到了達沃斯階級(Davos class)的興起,一個由銀行業、科技業億萬富翁,樂於為其利益服務的民選領導者,及使一切看起來光鮮亮麗到無法忍受的好萊塢名人所組成的高度連結的網絡。成功是一場他們沒有被邀請的盛宴,而他們的內心明瞭,這些不斷上升的財富與權力,是以某種方式和他們自己身上不斷上升的債務與無力感直接連結在一起。

對於那些將保障與地位視為與生俱來的權利的人,也就是絕大部分的白人,這些失敗是無法忍受的。

川普直接回應了這種痛苦。英國脫歐運動回應了這種痛苦。歐洲興起中的極端右翼政黨也回應了這些痛苦。他們以鄉愁式的國族主義與對於華盛頓、北美自由貿易協定、WTO和歐盟這些遙遠的經濟官僚機構的憤怒回應。當然,他們也以重擊移民與白人以外的族群、詆毀穆斯林、貶抑女性作為回應。菁英的新自由主義無法回應這個痛苦,因為正是新自由主義促成了達沃斯階級的出現。希拉蕊或比爾・柯林頓這樣的人,是在達沃斯的盛宴上被敬酒歡迎的。事實上,正是他們舉辦了這場盛宴。

川普說的是:「一切都是地獄(All is hell)。」希拉蕊的回答是:「一切都很好(All is well)。」但一切並不好,非常非常不好。

對於蔓延的不安全與不平等的新法西斯式的回應並未離開。但我們從1930年代以來學到的是,要跟法西斯主義對抗,需要的是一個真正的左派。如果有真正的重分配的方案可以選擇,一大部分川普的支持者將會棄他而去。一個真的對億萬富翁階級下手,而不是嘴巴說說的方案,並以這些錢打造「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這樣的計畫,將創造一波工資優渥、有工會保障的工作,將資源與機會帶給最迫切需要的非白人社群,並堅持污染者應付費給工人,讓工人在經過再訓練後重新回到職場。

這個計畫可以塑造同時對抗制度性種族主義、經濟不平等、氣候變遷的政策。它可以解決糟糕的貿易協定和警察暴力,並尊重原住民作為土地、水和空氣最初的保護者。

人民有權憤怒,而一個強有力、跨部門的左翼議程,能夠將人民的憤怒導向其真正的歸屬,為一個能夠將爭執不休的社會重新團結起來的徹底的解決方案而鬥爭。

這樣的連結是可能的。在加拿大,我們透過一個名為「飛躍宣言(The Leap Manifesto)」的議程,開始著手團結社會,從加拿大綠色和平(Greenpeace Canada),到多倫多珍視黑人生命(Black Lives Matter Toronto),以及一些我們最大的工會,共有超過220個團體參與其中。

伯尼・桑德斯令人驚豔的競選為建立這樣的連結走了很長的一段路,並彰顯了人們對於民主社會主義(democratic socialism)的期待就在那裡。但這次競選的失敗之處,在於無法與年長的黑人、拉丁裔選民建立連結,而他們正是在目前經濟模式下最弱勢的一群人。這個失敗使桑德斯的競選無法發揮完全的潛力。但這個錯誤可以被修正,而一個大膽的、具有變革性的連結正等待我們去建立。

這就是我們眼前的任務。若我們不能將民主黨從偏向企業的新自由主義者手中搶回來,就應該拋棄它。從伊莉莎白・華倫(民主黨麻州參議員)到尼娜・透納(民主黨俄亥俄州參議員),再到桑德斯競選團隊中曾參與佔領運動的新星們,這樣一群能夠激發社會連結的進步領導者們的有力集結,是我人生中前所未見的。我們有領導力,就像許多黑人生命運動(Movement for Black Lives,旨在對抗美國社會對黑人的各種暴力)的參與者說的。

所以,讓我們盡快擺脫震驚,並開始著手打造一個能夠真實的回應這個世界的「川普們」所象徵的憎恨與恐懼的激進運動。讓我們放下成見,現在就開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