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錢人的幸福就是如此任性 陳兩傳的幸福球場

焦點事件記者王子豪報導

「有錢人不要這麼任性!」當幸福球場工會(佳福企業工會)說明著手邊厚厚一疊裁罰、判決、傳票時,新北產總理事長洪清福忍不住對身後幸福集團所在的大樓大罵出來。

幸福集團旗下的幸福球場,14名杆弟被違法解僱已超過2年,但球場面對各級勞動機關認定的違法、裁罰,根本不怕,用各種司法、行政救濟手段,延滯各種處分的效力;12月9日,球場工會與聲援團體來到公司在台北所在的大樓抗議,球場副總邱庚源下樓與工會會面,強調上訴等行為是公司權利、刑事案件交由檢察官判斷,最後甚至直接指著幸福球場工會理事長向麗琴,反批她「貪得無厭」。

副總的意思是,球場已經願退讓了,不再叫杆弟作拔草、大廳接待等額外的工作了,但這14名杆弟竟然還要求要勞健保退休金,簡直是得寸進尺、貪得無厭;工會批評,估算球場花的律師費,早就超過裁罰與欠杆弟的錢,大企業根本是憑著雄厚資本與政商關係在耍任性。

幸福球場的勞資爭議,球場每訴每敗,但又每敗每訴,讓工會痛批「有錢人不要任性」,感嘆勞動機關根本管不動大企業。(攝影:王子豪)

幸福球場罷工

2018年4月10日早上10點,幸福球場工會在大型賽事期間(11日、12日)展開罷工,並在12日下午4點暫停罷工。勞資爭議並未解決,相關與後續訴訟延續至今。〈桿弟今罷工爭僱傭關係 幸福球場:承攬是「歷史共業」〉〈勞資未達協議 幸福球場罷工「暫停」

幸福集團創辦人陳兩傳,是台北三重商幫的一員,倚靠著勢力龐大的政商集團,而幸福球場的杆弟們,都是女性,名義上工作是幫球手背球包,卻被要求拔草、大廳接待等額外的工作,球場亦堅稱與桿弟是「承攬」或「委任」關係,未投勞健保提撥勞退。2017年,幸福球場桿弟組成工會,訴求包含拒絕增加額外工作內容、爭取勞健保,但遭球場打壓,原本39名會員,部分接受球場方案而退出工會,14名堅持爭取勞健保與退休金的成員則被開除。

政府部門怎麼說?目前政府各級勞動部門的處分,幾乎都是有利工會的。勞動部裁決判球場解僱工會會員違法,新北市勞動局認定球場沒給加班費、沒有特休假、沒有7休1、休息日工資未全額給付......等,多次違反各項《勞基法》、《勞資爭議處理法》內容,勞保局則判定球場違法未提撥退休金,但這些裁罰根本沒用,球場能提訴願的就提訴願、能提行政訴訟的就提訴訟,甚至提暫時狀態處分要勞動部裁決處分暫緩執行。球場花大錢請律師團,用盡所有「行政救濟」手段,讓政府想罰也罰不到,把各種處分的時間往後拖延。

無效的裁決

2018年5月23日,勞動部裁決認定14名工會會員是被「不當解僱」。不過球場不接受,相關行政訴訟、另提出的民事訴訟延續至今尚未結束,14名杆弟仍無法回去工作。〈裁決裁出桿弟「僱傭」身份 幸福球場:官司打到底

工會手上一件又一件的法院判決,球場每訴必敗,但根本阻止不了球場繼續上訴,終於到了盡頭終審,球場就再另興新的訴訟;就算跑完最終審程序,現實中也似乎對球場一點警示作用都沒有,如球場對勞動部裁決的行政訴訟,已被高等行政法院駁回,確定球場是「不當解僱」工會會員,但杆弟們目前仍然無法回去工作;而關於球場違法「未提撥退休金」,球場持續遭勞保局開罰至今,毫無改善之意。

球場也對工會會員進行各種刑事訴訟,對於2018年的合法罷工,球場提出妨害自由告訴,新北市地檢署在今年(2019)3月調查終結不起訴,但球場仍持續以「妨害名譽」、「加重誹謗」提出刑事告訴。向麗琴說,即使理智上覺得球場亂告、不太可能成案,但無論是「刑事」兩個字的心理壓力,或是開庭對生活實際的干擾影響,仍然壓得會員們喘不過氣。

桃產總秘書長葉瑾瑜說,幸福球場罕見地被新北市就業歧視委員會認定構成「工會成員歧視」,而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有業者被勞動局以《勞資爭議處理法》第8條,「在調解、仲裁或裁決期間,資方對勞工有不利的行為」開罰,但這些行政裁罰毫無作用。她指出,球場連「工會合法性」都提出質疑,2017年勞工局同意工會登記,球場便提出訴願,一路打到最高行政法院遭駁,法院認證合法工會,於是球場改提民事訴訟,聲請「解散工會」,現在也上訴進了最高法院。

杆弟李雨純解釋,台灣大概是在八十年代開始流行高爾夫球,當時大家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知道什麼僱傭承攬、勞動權益。雖然偶有勞資爭議,但大家想說多賺點錢養家較重要,這些爭議也時常不了了之。原本不覺得「沒保障」是什麼大問題,但隨著年紀大了,經歷被球砸傷、長時間在烈日下工作造成眼疾、四肢關節出現職業傷害,才驚覺這個職業的風險、代價這麼大,覺得最起碼一定要爭取到健保、退休金等最基本的保障。

葉瑾瑜指出,處在弱勢地位的勞工,在發生問題以前,往往不會意識到自己處在多麼不利、不穩定的處境,以食物外送平台爭議為例,這些外送員就很像二十年前的杆弟,雖然勞動部大動作認定僱傭關係、訂出相關規則等,也鼓勵外送員組工會,但在幸福球場案例上看到,大企業如果任性起來,根本不怕這些行政裁罰,有工會也沒用。葉瑾瑜說,勞動部不要只會找資方開座談會、討論限制工會罷工權,應好好檢討如何讓法律真的對大企業有約束力,否則二十年後,就等著看外送員遭遇到一樣的困境。

李雨純回憶,老董事長陳兩傳曾說,他的人生不要留下污點。但在一場會議上當杆弟們對陳兩傳說:「給我退休金與健保,我願意為你賣命」,被一口回絕。他難過的表示,工會現在遭遇到的對待,就是陳兩傳人生最大的污點。

幸福球場副總回應工會,表示上訴是公司的權益,並反批工會「貪得無厭」。(攝影:王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