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DS事件簿》跨國公司告國家 NAFTA下的寒蟬加拿大

2015/12/04

 

文╱焦點事件編輯小組謝碩元

什麼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什麼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常見於美國主導的區域貿易協議,如NAFTA、TPP、TTIP,是一個跨國企業直接對它所投資的地主國的法令、政策、環評、國土規劃等,提出爭議仲裁的機制,透過ISDS機制,自由貿易協定架空了國家的主權,以及各項對環境、文化、社會…保護的法律,也使得締約國的立法、司法與行政體系,因為擔心仲裁失敗,而產生寒蟬效應,自動向跨國企業繳械,不敢制定限制跨國企業的各項措施。
閱讀全文:

什麼是ISDS(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

條目編輯:盧其宏

ISDS(Investor-To-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為區域或雙邊貿易╱投資協議內,用來確保跨國投資人利益的機制。該機制賦予跨國投資人控告地主國,要求 賠償其利益損失的權利。只要與貿易協議有關,不論是地主國的法規、命令、施政方向、國土規劃皆可能成為控訴標的。近年,美國積極倡議在各貿易協議,包括 TPP、TTIP中納入ISDS。

程序上,一般而言,為避免仲裁之濫用,爭端出現後須先透過「諮商」及「談判」,若歷經一段時間(由協議規 定)仍無法透過上述兩個方式進行解決,方可提交「仲裁」。開啟仲裁也有規定,包括須雙方同意、單方提起、投資人提起等不同的門檻設定。在標的方面,可能的 標的包括:任何爭議、與本協定相關之爭議、與投資相關之爭議、與本協定義務相關之爭議。

依據ICSID章程,世界銀行總裁為ICSID理事會的當然主席,具有任命ICSID秘書長、所有仲裁委員(3名)的權力。但世界銀行總裁向來由美國任命,使得ICSID雖號稱是國際公約,但卻具有相當濃厚的美國引導色彩。

在程序與標的界定後,更重要的部份,是依據哪一個規則來進行仲裁。ISDS僅為機制的名稱,實質內容仍由締約國決定,包括進入仲裁的程序、仲裁的標的、仲裁所依據的原則,目前ISDS採用的仲裁機制大致有:

  • 對於爭議事項只有大略的規定  具體的交由地主國國內法處理。
  • 適用紐約公約(《承認和執行外國仲裁裁決公約》Convention of the Recognition and Enforcement of Foreign Arbitration Awards)。
  • 依 據多種國際公約者,像是ICSID(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Settlement of Investment Disputes,解決投資爭端國際中心)公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ICSID附加便利規則》)或UNCITRAL(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Law,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等不同仲裁規則。

TPP第一輪談判剛結束,TTIP談判尚未完成,但要了解美 國主導的ISDS產生的效果並非無前例可循,像是美國過去所洽簽的雙邊投資協議(Bilateral Investment Treaty, BIT)或是1994年就開啟的美國、加拿大、墨西哥三國的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都可以看出美國所主導的ISDS的機制與結果。

例如,美國與加拿大2004年訂定的Model BIT範本即加入所謂的「雨傘條款(Umbrella clause)」,亦即締約雙方同意「任何與本協定有關之爭議」均可提出作為ISDS爭訟之標的。這樣寬鬆的認定,導致幾乎所有投資項目皆可進入ISDS 機制,引發了美加之間大量的ISDS仲裁出現。而此Model BIT後來為美國簽訂BIT的重要依據。

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關於ISDS的漫畫(來源)。

另外,在NAFTA中,其所採取的仲裁判准是依照UNCITRAL或是爭議更大的ICSID Additional Facility Rules。依據維基解密,TPP採取的仲裁機制亦為UNCITRAL或是ICSID相關公約。這提供了以NAFTA中ISDS仲裁結果作為TPP借鏡的重要基礎。

ISDS 的爭議性,從歐盟與美國洽簽的《跨大西洋貿易及投資夥伴協議》(Transatlantic Trade and Investment Partnership, TTIP)可看出端倪。美國要求TTIP納入ISDS引發歐盟各國反彈,2014年,歐盟14個成員國的部長,曾聯合發函要求歐盟執委會主席容克 (Jean-Claude Junker)不得在ISDS上做出讓步。2015年10月,TTIP的談判更引發了歐洲300萬人連署反對、德國25萬人抗爭,其所擔憂的即包括 ISDS會降低歐洲食品安全標準、造成環境破壞。

 

 

就在今年(2015)的10月5號,由美國主導、包含12個國家在內的TPP基本協議(中譯摘要)通過了;而ISDS,一項具有高度爭議性的跨國貿易仲裁機制,也被包裹在TPP之中。

ISDS全名為「投資人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nvestor-To-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允許跨國投資人透過國際仲裁對地主國提起告訴,現已多見於由美國主導的雙邊貿易/多國經濟協議當中。

與之前不同的是,台灣已加入的WTO只提供「締約國與締約國」間的爭端解決機制,表示即使企業對國內法規不滿,仍需循國內司法途徑解決,否則只能請國家出面談判。但隨著TPP的到來,過去WTO的「國與國」仲裁機制被超越了,對此已有許多批評認為ISDS給予企業過大的權力,恐會破壞國家主權,削減國家對稅收、環境、公共福利的掌控能力。

要理解ISDS,若只從貿易協議中的條文逐條解讀恐過於抽象,並不容易讓人明白爭議所在。這次焦點事件的ISDS專題,共整理了《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 NAFTA)中9個針對加拿大的ISDS重大案例,透過實踐面來理解ISDS到底對國家體系有多大的威脅。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什麼?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什麼?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為美國、墨西哥及加拿大三國簽訂的自由貿易協定,於1994年生效,是一個超越WTO/GATT標準的區域貿易協定。除更大規模地要求消除關稅障礙外,NAFTA也要求三國法規的一致性,並設置「投資者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自從NAFTA簽訂以來,即遭受三國工農階級的反抗,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即從NAFTA生效當天展開行動。
閱讀全文:

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是什麼?

條目編輯:林靖豪

北 美自由貿易協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NAFTA)由美國、加拿大、墨西哥簽署,於1994年正式生效,NAFTA的主要目標在於逐步降低、消除三國間的關稅壁壘,消除非 關稅貿易障礙及建立保障公平市場競爭的規範,是一個超越WTO標準的區域貿易協定。NAFTA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區域貿易協定之一,根據IMF的資 料,2012年其GDP總值佔全球的21%。

NAFTA的內容建立在1988年簽訂的美—加自由貿易協定的基礎上,美國與加拿大原先在農業 產品以外的貨品就已經幾乎都達到零關稅的標準,因此NAFTA在關稅減讓部份,主要處理美加兩國與墨西哥的協定,美國與墨西哥預計在NAFTA簽訂後15 年內逐步達到零關稅的標準,加拿大與墨西哥則在2003年完成談判,預計在10年逐步達到零關稅的標準。

目前,三個國家間在農業產品以外的關稅壁壘已經消除,但在農業貿易部份,加拿大對美墨兩國的糖、乳製品及家禽類的農畜產品的進口仍採取關稅配額等方式加以限制,美國與墨西哥兩國間則逐步消除所有品項的貿易障礙。

在非關稅貿易障礙部份,NAFTA要求三國間的邊界開放,並建立貨品運輸的交通基礎建設,此外在食品與貨品的檢驗標準部份,NAFTA要求三國採取同一標準(三國國內法規中的最高標準),以消除技術性的貿易障礙,並且加速海關的檢驗流程。

保障市場公平競爭方面,NAFTA訂有智慧財產權的規範與投資者對地主國爭端解決機制(ISDS)。NAFTA並訂有兩個補充的協定,分別規範三國應遵循的勞工保障標準與環境保護標準,並設立專門的委員會監督各國政府是否有違反法規的情事。

NAFTA簽訂以來,也產生許多爭議與反對的聲音,主要包括NAFTA對貧窮農民的負面衝擊,特別是對墨西哥境內的少數民族(墨西哥查巴達民族解放軍的武裝行動正是從NAFTA生效當天展開);ISDS對於國內法規的衝擊;NAFTA無法落實勞工保障、環保的規範等。

參考資料:

 

 

 

NAFTA為早在1994年即已上路、同樣是由美國主導的區域型自由貿易協定,締約國有加拿大、美國以及墨西哥3國,21年來一共已累積78個ISDS案件,已在國際法上具有相當的參考效力。

如圖所示,在這78個案件當中,有20項針對環境保護,11項針對自然資源,顯示投資者傾向對國內的環境相關管制措施發起控告。而在被控告的數量上,加拿大、美國、墨西哥分別是36次、20次與22次,賠償金額則是1.72億加元(約1.28億美元)、0元與2.04億美元,這不僅表示加拿大為3國中最常遭到控訴的國家,還從美國從未在ISDS中落敗顯示美國的主導能力。

此外,在環境保護與自然資源相加共31項的案件中,有23項係針對加拿大提起,可看出加拿大之所以容易淪為控訴標的,很可能是其有相對嚴格的環境保護措施及相關司法程序。

1.28億美元的賠償,對一個大國而言並不算太多;相形之下真正嚴重的在於「寒蟬效應」(chill effect)──就敗訴的案子而言,加拿大除了需支付賠償金,還得修改法律,否則勝訴者可持續對其要求償金,其他相關企業也很可能依循ISDS群起圍攻;而即使案子的結果是加拿大勝訴、雙方場外和解,或原告撤回告訴,都將引起一陣人心惶惶,深怕哪天某個國內保護法規也會被外國投資人一狀告上國際法庭。

對台灣來說,當前國、民兩黨的總統參選人都主張加入TPP;那麼針對已開發國加拿大發起的ISDS案件,可作為衡量TPP的重大參照。

本次專題整理的9個案件中,發起控訴的有大至像艾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巨型跨國石油企業,也有小至像Bilcon這種不知名的小型公司,在在顯示ISDS為跨國企業開闢一條足以挑戰國家主權的路徑。這九個案件整理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