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10/22 pm3: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8.41%

174,864

540,252

進度:715,116

目標:1,477,336



躉購競標國產化 2025前離岸風電產業素描

2018/12/10

焦點事件記者梁家瑋報導

經濟部長沈榮津回應監察院報告。(攝影:梁家瑋)

11月底,經濟部公告明(2019)年離岸風力發電的躉購電價為5.106元,較今(2018)年的5.8498元下降超過一成,預計本(12)月底召開聽證會後定案;而預計2020年到2024年上線的10個「遴選風場」,及2025年上線的4個「競標風場」,也分別於今年4月和6月定案,分別由7家與2家廠商取得開發資格,離岸風電,這塊2025年「再生能源」的重要拼圖,就快要拼上。

「遴選風場」、「競標風場」價格差很大

「遴選風場」指的是,廠商在取得籌設許可後,台電與其簽訂長期的購電契約(Power Purchase Agreement,PPA),以經濟部能源局審定的該年「躉購電價」,由台電購電20年;而「競標風場」則是投標拚價、價低者得,今年6月,加拿大北陸電力和丹麥的沃旭能源兩間廠商,標得的價格,是每度2.2到2.5元。

在7家取得資格的「遴選廠商」中,由台灣上緯與澳洲麥格理合作的「海能」,以及德國達德(英華威)的「允能」,已經取得取得籌設許可,若能在今年議約完成,就可以取得20年,今年5.8元的高價(參考),至於之後的廠商,則需要視取得籌設許可,以及議約的時間而定,若在明年完成程序,則取得5.1元、20年的價格。

躉購價格直直落,引起風電廠商緊張之外,「競標風場」標出較「躉購電價」對砍的價格,也引出「躉購電價」是否太高的質疑,12月5號,監察院出爐一份調查報告調查報告,就認為「躉購電價」與「競標電價」差距過大,而「躉購電價」沒有考慮風電成本下降趨勢,有定價過高等問題。

在報告中,監察院認為,這樣的「躉購電價」雖然有吸引資的效果,但是沒有精準掌握近年風機大型化、施工技術成熟造成之電力平準化成本(Levelized Cost of Energy,LCOE)下降的趨勢。至於「躉購」和「遴選」的價差,報告指出,經濟部的說法是因為要求遴選廠商要落實「國產化」,才有這樣的差距。

但是監察院比較了2010年之後的公式,發現「國產化」卻從來沒有被納進去,很難論證這麼高的「躉購電價」和具體執行「國產化」方案的關聯;此外,監察院也質疑,WTO的《政府採購協定(Agreement on Government Procurement,GPA)》前言中就明言「不得基於保護國內財物或服務或國內廠商之目的,擬定、採用或適用相關措施,亦不得歧視或差別對待國外財物、服務或國外廠商2791-001」,認為經濟部的說法不可採。

「國產化」:離岸風電發展的重要目標

經濟部長沈榮津回應,目前的「躉購費率」符合國際趨勢,他指出,英國躉購電價為(台幣)5.7246元、日本為9.8316元,我國今年度的5.8元跟英國僅差一毛、便宜日本4塊;能源局長林全能說,我國從2011年開始推動躉購電價,2011到2013年為5.56、2014年為5.60、2015年至2016年為5.74、2017年為6.04、2018年為5.84,推動以來,數字就沒有很大的波動。

林全能指出,遴選風場2020至2024年完工併聯,這3GW具有經濟設置量、學習效果等效應,2025年才要併聯的「競標風場」是將「遴選風場」完工併聯、國內已有充分設施、已降低成本等經濟效益納入考慮,才會產生比較低的價格;他說,監察院使用LCOE來推台灣費率會有誤差。LCOE跟台灣差異點在發電量,因歐洲風電已發展10幾年、已從近岸到遠岸,遠岸風場較好、成本較低,但台灣計算躉購費率看的是期初成本。

往前看,「躉購電價」歷年沒有差太多,但往後看,成本降低,如果2025年上線的這些「競標電廠」,只要2塊多就可以經營,那從現在到2025,「躉購電價」應該落在什麼區間?是不是和「國產化」有關?我們先來看看什麼是國產化。

打開「遴選風場」和「競標風場」的廠商名單,可以看到未來台灣海峽插滿了琳瑯滿目的萬國旗,丹麥、德國、加拿大、新加坡、澳洲的廠商分食離岸風電的大餅,不過與風機相關的工程,像是塔架、風機零組件、海事工程、電力設施、海纜…等等,需要協力的部份還很多,目前經濟部工業局訂了三個階段的目標,沈榮津說,希望初步能達到7成到8成的「國產化」(參考)。

離岸風電產業發展目標
併聯時程 階段 產業發展項目
2021 前置期
  • 塔架
  • 水下基礎
  • 電力設施:
    1. 變壓器
    2. 開關設備
    3. 配電盤
      以上3項為陸上電力設備。
  • 海事工程規劃、設計、施工及監造、製造:
    1. 調查、鋪纜、探勘等施工及監造、船隻與機具規劃設計安全管理(能源局)。
    2. 船舶製造:提供新建或改裝之施工船隻產業供應鍊(調查、支援、整理、交通、鋪纜類船隻)(工業局)。
2023 第一階段
  • 風力機零組件:
    機艙組裝、變壓器、配電盤、不斷電系統、鼻錐罩、電纜線、輪穀鑄件、扣件。
  • 海纜
  • 海事工程規劃、設計、施工及監造、製造:
    監造、船隻與機具規劃設計、安全管理(能源局)。
    船舶製造:提供需新建或改裝之施工船隻產業供應鍊(運輸、安裝類船隻)(工業局)。
2024 第二階段
  • 風力機零組件:齒輪箱、發電機、功率轉換系統、葉片及其樹脂、機艙罩、機艙抵座鑄件。
  • 海事工程規劃、設計、施工及監造、製造:風力機等施工及監造、船隻與機具規劃、設計、安全管理(能源局)

不過,要如何要求取得資格的廠商,配合「國產化」呢?《離岸風力發電規劃場址容量分配作業要點》只有第1條,非常原則性地寫到要「帶動國內產業發展」,但看不出具體的作法,以及對廠商的要求。經濟部能源局副局長李君禮說,目前的作法是,工業局訂出各項指標、清單,指出哪些組件哪些時候國產化,業者申請計畫時,參考後「自願性」地寫進計畫裡;既然承諾了,就要依計畫履行。

為什麼會用這種作法?的確是因為WTO的關係。

與WTO規範的衝突

李君禮說,台灣為WTO會員國,WTO有「不得歧視外國投資者」等規範,國產化不能訂成法律,否則將違反公平待遇原則,「不能有強制性規範,但對他自己的承諾事項,他自己要做到」,目前政府用「鼓勵」國外業者帶動國內的方式,由廠商「自願承諾」哪些部分可國產化。

這個在因為能源規劃使國內市場需求大增的時候,過渡性的「國產化」策略,李君禮說,是希望透過這過程讓國內產業起來、有國際競爭力、找到生意上的對象,不能沒有政府「鼓勵」開發商就活不下去。他說,政府能鼓勵的也只有台灣市場而已,若產業不自己站起來「國內市場做完怎麼辦?公司就倒了?」。

目前,政府請中鋼、中船跟國內相關業者組成聯盟,希望在國內產業扮演「領頭羊」的角色,李君禮說,他們能力較大,比較能跟國外廠商談判,中鋼負責塔架、水下機組等,海事工程則由中船負責。

至於目前的「躉購電價」,李君禮說,費率由審議委員會審議 ,有固定機制,先訂計價公式,再找參數,並要有佐證資料;他說,有的人會說太高,但也有很多覺得太低,做不下去,只是「太高太低」這些說法,無法訂出價格,重點是要有具體的數據。

至於「國產化」和「躉購電價」間的關係,李君禮說,委員會參考的是真正成本反應出的價格,不考慮「國產化」,他說,國產化不一定比較貴,也有可能比較便宜,如有些笨重物品從外國運到台灣要很貴,但台灣生產運費就非常便宜。

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