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12 pm6: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62%

189,864

454,621

進度:644,485

目標:1,477,336



聚焦電業法》洪輝祥:綠能發展得突破官商結構

2015/10/23
在探討《電業法》修法的過程中,我們訪談了幾位各具代表性的人物,發現大家切入的問提意識差異極大,難以用一個簡單的目標,來說明不同觀點對《電業法》修法的期待與擔憂,以及除了《電業法》本身,還需要什麼樣的制度,作為配套;因此,在「聚焦電業法」系列,我們特別將每一位我們訪問對象的想法,以「對於未來的電業,我要的是…」、「SO,應該…」,以及「BUT,電業法…」這三個問題,作為想像、作法,以及對於草案意見的整理。

焦點事件記者侯百千報導

市場自由必須先顧及能源倫理,國家應發展屬於自身條件結構的能源性格,不應一昧服膺於市場自由的框架。修正再生能源市場發展扭曲的現況,替代高污染以及高耗能的產業。找到屬於我們的「能源民主」想像,能源民主需優先於能源的市場。

台電壟斷性的國營事業,一方面任何效能提升或是其他更進步價值的發展,都可能衝擊原本利益團體互利共生的結構,二方面他背負壓低電價的責任,不可能有多餘空間發展綠能,因此缺乏動力改革。電業應具備公共性,不該只為既有的利益團體服務,因此奠基在「能源民主」的概念上,發展能源再生與效能提升,才是台灣電業亟需改革的方向。

【編註】《再生能源發展條例第4條第3項,訂定《再生能源發電設備設置管理辦法第5條,經濟部頒布《太陽光電發電設備競標作業要點》,(再生能源發電設備)「中央主管機關得依據每年訂定之推廣目標量及其分配方式,決定受理、暫停受理或不予認定」;同要點第2條「設置一瓩以上不及五十瓩之屋頂型設備申請案」不需競標。

以目前台電壟斷、並且對再生能源進行保證收購的局面來看,其實造就的是一批大型的再生能源特權集團。其原因是,2009年制定《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但沒有修《電業法》做配套,輸配電仍由台電和能源局掌控,一旦簽下合約,便以高獲利的躉售電價,保證收購二十年。

再生能源投資的高報酬率,加上各縣市的「招標制」,50千瓦以上需要招標,在名額有限的情況下,容易出現官商勾結與惡性競爭,業者想盡辦法降低成本、擴大養水養地種電的規模,與農漁民搶地,資本不足的小型業者也無法與其競爭。這使得這塊產業變成徹底的利益導向,進步價值出不來,再生能源成為官商勾結溫床,各縣市再生能源發展成為反民主指標。

台電不是一個自主經營的公司,國營事業預算由立法院審,電價遭到箝制、壓抑成本,為了繼續營運,只能發展便宜的核電,或低成本高污染的能源。預算被重重卡關,再生能源的責任也丟給它,而鼓勵再生能源的躉售電價制度是給台電承擔,更加讓再生能源發展扭曲。

因此,真正該發展的是小而美的社區型電業。台電分拆將會有所助益,原因是,現今電業完全由台電掌控,對它來說只有電力調度的問題,不注重效能,造成「南電北送」,路途上損耗掉許多能源。未來的電網業獨立出來後,應發展區域型的智慧調電電網,理想上是北中南各自經營,目標是減少10%的損耗,可省下兩座核電廠。其次,應該配合「自由屋頂計畫」,對自用戶提供各種優惠,鼓勵其在自家屋頂裝設太陽能板。

自由化當然做到一些效率的提升,但是電網仍然是一個壟斷的事業,南電北送的情形還是會存在。再來是,《再生能源發展條例》仍與這次修法的相關配套不足,再生能源躉售電價未來若仍掌握在電網業手上,一樣是惡性成本競價,應該效仿德國,由中央編列預算,同時調漲電價鼓勵綠能。最後,修法若只是現存利益團體的複製,把市場機制直接套入自由主義的框架,我是反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