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外交迫 保險業務員成立總工會

2017/07/18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工時、休假問題,是勞資關係裡,持續不斷拉扯的戰場,工時縮短,資方便從所謂工時的「彈性化」下手,再接著下來,就是契約的「去勞動化」:以承攬、派遣…等方式,規避雇主責任;自從「一例一休」修法之後,包括媒體業在內,拿著「行業特性」作藉口,要求各種「彈性」,而日前,蘋果日報社長陳裕鑫對員工發出鼓勵「創業」,再以個人或工作室的名義承接報社工作的信,也就說明著未來從「勞動基準」滑向「契約關係」改變的發展。

契約定位不明的保險業務員

「我們應該要適用《勞基法》84-1」,南山人壽企業工會理事長嚴慶龍說。

這話從工會的口中說出來,難免顯得刺耳,幾乎將工時與休假規範全數廢除的《勞基法》84-1,被視為「過勞元兇」,更有勞團年年推動廢除84-1的行動,為什麼工會會要求「適用84-1」?

你知道嗎?
2015/12/10南山罷工是怎麼一回事?
2015/12/10南山罷工是怎麼一回事?
在南山,保險業務員沒有底薪,薪水全部都是由傭金累積出來的,而對新進業務員,南山早就已經在合約上載明是「承攬」關係、沒有勞動法令的適用,而在南山3萬多登錄的業務員中,現在參與工會的這5千多人,可能已經是最後還可以在身份關係上一搏的一群,而這一場罷工,也應當被放到「反非典型勞動」與「反外包」的脈絡上來加以理解。
閱讀全文:
2016/08/03【動態圖】關於《勞基法》84-1「責任制」的種種
2016/08/03【動態圖】關於《勞基法》84-1「責任制」的種種

如果你被告知,或自己認為適用《勞基法》84-1,可能要請你先檢查一下,你的行業是不是在勞動部指定的範圍?你是不是簽過同意書?以及你的行業是不是有相關的規範;過去一段時間,適用《勞基法》84-1的行業正逐漸被限縮,不過,隨著工時縮短,各類資方對政府不斷施壓,未來有沒有可能被擴大的可能,這很難說,拒絕過勞,要求國家廢除這個令人髮指的條款,應該是當務之急。

閱讀全文:

事實上,「保險業之外勤人身保險業務員」早在1998年8月,就由勞動部(勞委會)公告,適用《勞基法》84-1,業務員的薪資中,有「抽傭」的成分,由於需要服務客戶,工作時間也經常不穩定,「工時」與「休假」並不長成為爭議的核心,對南山業務員來說,反而是因此,資方不承認他們之間的勞雇關係,變成了問題,「適用《勞基法》84-1」也就表示他們適用了《勞基法》,受雇身分獲得了確保。

不只在南山, 嚴慶龍說,現在也有保險公司用「聯立契約」的方式來定義與業務員的關係,「到公司上課一個小時,算『雇傭』」這個時候,用時薪計算薪水,離開了公司,便變成「承攬」;「如果是『承攬』,完成工作取得報酬之後,業務員後續就沒事了1883-001,但是是這樣的嗎?」嚴慶龍質疑。

除了招攬保單之外,保險業務員很重要的工作,就在後續對保護的各項服務;保單內容的諮詢、規劃、理賠、繳費…在保險契約存續期間,每一個層面,都需要保險業務員的介入,具有「維護保護權益」與「保險的公共/公益性」維護的性質;如此才構成了業務員的專業;也就是在這種條件下,《保險法》第177條授權主管機關金管會制定《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以維持保戶的權益。

非傳統保單銷售管道打亂遊戲規則

不過在保險公司大量擴張保單的情形下,這種「保險公司/業務員/保戶」的關係被破壞了;「現在南山的保單,有6成5是從銀行賣出去的」,嚴慶龍說,銀行利用他們掌握的客戶資訊銷售保單,保險公司見這個通路有利可圖,也就給予他們更高的佣金,但是銀行的行員本身並沒有經過保險業務員的訓練,也無法提供保戶的服務。

更有甚者,之前還傳出銀行以保單綁「借款」,讓向銀行借貸的人,必須先購買保單的情形;而現在保險公司也開始在網路上賣保單,保費打折,南山工會總幹事賴坤傑說,《管理規則》要求業務員不可以有「退佣」或「錯價」的行為1883-002,但是在《管理規則》管不到的地方,這樣的事情卻不斷發生。

也就是說,在《保險法》與《管理規則》以下,用以保障保戶與保險「公共性」的秩序,已經在這些新興起的銷售保單管道下,找到後門,在保險公司獲利的驅動下,每一張保單更接近一個單純的「商品」,更遠離做為個別及全體保戶風險分攤社會意義。

業務員在內外兩股力量交迫下執行業務,而保戶的利益也在高度市場競爭的環境下,掉入保險本來想要避免的更大的「風險」之中。

這於是構成南山工會尋求更大面向團結組織的動力因。

保險業務總工會成立

「保險業務總工會」於台北劍潭成立。(照片提供:保險業務總工會)

7月17日,在南山工會的推動下,「中華民國保險業務總工會」在台北劍潭正式成立;南山工會副理事長邱俊祺說,過去《管理規則》是1991年,在主管機關(當時為財政部)委託資方的公會片面定訂的,在財大氣粗的保險公司的意志下,主管機關雖然說看到消費者,但是卻看不到「如何讓消費者買到適當保險商品」的重要橋梁的保險業務員,使得業務員的空間被壓縮、功能被取代。

總工會希望短期間建立與金管會及產/壽險公會,勞資政三方對話的管道,首要目標就是《管理規則》。未來則希望將對話的共識入法,並推動保險公司從業人員組成企業工會、簽訂團體協約,最後則希望協助成立保戶團體,促成公司、保戶與業務員的「三贏」。

你知道嗎?
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台灣的工會型態有哪些?
依據《工會法》第6條之界定,台灣的工會組織可分為企業工會、產業工會與職業工會三種類型。
閱讀全文:

嚴慶龍說,「總工會」的組織,要達到保險業相關企業、職業工會的三分之一,以及全國行政轄區的二分之一(《工會法》第8條第3項),經過一年多的召集,在全國70家企、職業工會中,有24家加入,越過門檻,不過嚴慶龍強調,在全國28萬保險業務員中,加入者還只有8萬人,他呼籲業務員加入,不過聯合會目前沒有「個人會員」,參與的管道只有加入所屬區域的職業工會或參與/企業工會。

  1. 《民法》第490條第1項「稱承攬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為他方完成一定之工作,他方俟工作完成,給付報酬之契約」;叫水電工到家裡修水電,是典型的「承攬」類型,水電工與當事人之間並沒有「從屬性」的存在,工作結束取得報酬後,兩者的契約關係也就結束。

  2. 《保險業務員管理規則》第19條第1項第3款,保險業務員不可以有「放佣」或「錯價」的行為;「放佣」指收取保險費後退還部分佣金給被保險人的行為,而「錯價」指利用費率風險分類之差異,故意於收取保費時利用較低費率簽訂保險契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