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與震傷》路 就這麼堵在那裡了

2017/07/31

焦點事件記者陳品存、林靖豪報導

位於深圳石岩的奇利田公司。(攝影:林靖豪)

這一條路,我們走到哪裡就給堵到哪裡,堵住了我們就想辦法過去,這次堵在這裡,真是搬不開了。假設廠還在,這路還能繼續走,走到雙方解決,但廠一倒閉,一走,就什麼都沒有了。

來自河南的陳振(假名),在奇利田1869-001從事高爾夫球桿頭研磨的工作,已經超過9年的時間。而陳振說的「這條路」,是奇利田工人爭取法定職業病待遇的抗爭之路1869-002,由於制度的複雜,資方極力規避責任的態度,使得工人們這條路走得既艱辛又漫長。

振動病發作的白指症狀。(奇利田員工提供)

起初,陳振連什麼是「手臂振動病」1869-003都不知道,只是手指經常腫脹、發麻,天冷的時候,指頭末端就會發白,「起先不知道為什麼成了這樣了,不知道這是因為工作造成的,還是自己的身體有問題」。

與陳振一同爭取職業病待遇至今,來自湖南的洪滔(假名)則說,在工作4、5年後,他開始出現手抖、發麻的症狀,「原本以為只是因為工作太勞累的關係」,洪滔表示,研磨部1869-004的工作時間長,每天都要加班,平時每天工作時間大約是10到12個小時,每周至少工作六天,訂單多的時候,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大概連續工作兩個禮拜才有一天休假。

2013年,同為台資企業的廣州鉅東廠1869-006爆發了大量手臂振動病的工人,全被公司非法解雇了,2014年底,陳振聽見廠裡的人在討論這件事,紛紛比較起手的病情,也在同一年底,陳振與洪滔聽到奇利田廠內有人診斷出手臂振動病,在公司賠了一筆補償金後離職。當時大家都不知道什麼是手臂振動病,只覺得廠裡面粉塵多,以往大家怕的是塵肺病,誰也沒想到是手先出問題。

研磨球桿頭的工作狀況。(奇利田員工提供)

於是,陳振、洪滔和幾位工人決定向公司提出申請,檢查手。公司認為他們的工齡(年資)沒那麼長,不肯幫工人安排檢查,陳振找到了台幹,寫了張紙條說「員工有病,你們不能拖著。」最後公司終於安排,2015年3月,檢查結果出來,陳振是第一例「疑似」手臂振動病,後來同一批檢查的工人,也有7、8個疑似患病。

接著,奇利田陸陸續續讓整個研磨部200多個員工接受檢查,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出現了疑似患病的症狀;陳振說,過程中還一度碰到公司不發工資,要他簽調崗協議,他只好到勞動局投訴,後來公司才發給他1,000多塊錢,扣完社保就剩沒多少了。

「疑似」這個結果,讓工人陷入了一個尷尬的狀況,他們可以選擇兩條路,一是進入法定的職業病診斷程序,繼續提供證據,直到確診,只要最後確診,公司就必須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等法令補償工人,以及提供後續的治療費用、發給工資1869-007

第二條路是跟公司「私了」,公司依照工齡給工人一筆經濟補償金與一次性的職業病補償,並要工人與公司協議離職,而離職的條件,就是必須放棄進一步診治與訴訟的權利。

奇利田在檢查結果出來後,向許多結果異常的工人們說,接下來的診斷過程還很漫長,也不一定會得到職業病的判定,這些工人和公司來來回回談了幾次,許多人,尤其是工齡長的工人,陸陸續續妥協,選擇和公司私了。陳振說,公司總是問他們要多少錢,「當時我的主要想法是讓廠裡治病,在廠裡做了這麼多年,他應該給我治病。」最後陳振決定走法律程序,繼續自力申請住院診斷,直到確診。

陳振和洪滔是在公司體檢,經由神經肌電圖檢驗出換病,不過在許多情況下,由於手臂振動病診斷的麻煩之處,就在於平時看起來人都好好的,但事實上手已經壞了,爭取確診是一步一步慢慢摸出來,患病的工人得收集證據,想辦法「出白指1869-007」,讓醫生看到症狀。

他們在確診罹患手臂振動病後,被深圳市勞動能力鑑定委員會評定為「八級傷殘1869-008」,由於病情的關係,不能再繼續從事球桿頭研磨的工作,依照中國《職業病防治法》1869-009,奇利田公司需要將他們妥善安置到適當的崗位。

但洪滔說,公司當時打算給他們的崗位,薪資比起原職位減少了將近一半,他們無法接受,屢次向公司反應,希望調崗後的工資不要跟原本工資差太多,但公司卻遲無回應,能找到基層管理人員僅說這不是他們能決定的事。

「得病到現在,公司高層從來沒有見過職業病工人」,於是,陳振、洪滔與其他患振動病的員工,在2015年年底,擬了一封陳情書,到公司的辦公大樓門口,希望公司高層出面解決職業病工人的困境。

員工赴工廠大門靜坐抗議。(奇利田員工提供)

第一次,沒有高層出面,第二次,沒有高層出面,第三次,還是沒有高層出來回應工人的訴求。兩天後,公司回應了,陳振與洪滔千盼萬盼來的,卻是一封「辭退通知」,通知上記載著他們的三支大過,每一支大過僅相隔兩天,事由都是「該員與OOO等人未經允許,擅自聚集在公司辦公樓大廳(以及「公司迎送客戶出入之管制區域」等),公司發出公告,請其離開,但該員拒絕離開,造成安全隱患並嚴重影響公司形象」的理由。

突然之間,陳振與洪滔,不但因為職業病失去原有的勞動條件,連工作都因此丟了。他們只好對公司提起不當解雇的訴訟,卻在一審時敗訴,現在還在上訴當中。今年(2017)因為手臂振動病舊傷復發,陳振與洪滔需要再到醫院接受治療,由於他們目前處在「工傷復發」的狀態,因此尚能領到公司每個月發給的工資1869-010,治療費用則由公司和社保負擔,但自從被公司開除後,他們的社保就停了。

但現在,奇利田公司可能將要關廠,對於他們來說,連最後的一點保障,都可能失去。陳振說,過程中最掙扎的時候,就是看著別人拿了錢,私了走人,他走法律程序卻要一直等著,現在不知道工資還能發到什麼時候,後續的治療也沒有著落,沒有人知道他的手接下來會怎麼樣,萬一有一天失去工作能力,該怎麼辦?

深圳對於這些來自農村的打工者而言,是個充滿機會的地方,洪滔說,奇利田研磨部當時的待遇,還要比深圳其他工廠或崗位好的多,為了過一個比較好的生活,再累他們都忍下來了。但現在,深圳的工資與物價上漲,研磨部的薪水卻沒有太多提升,已經不能保障一個品質好的生活,「為了工作還搞得一身病,自己現在成了病人,心裡一直感覺很不舒服」,訪談中面容憂愁的洪滔,說到這裡,眉頭鎖得更深了。

這條路堵在這裡,對陳振與洪滔來說,幾乎已經是死路。

  1. 在深圳製造高爾夫球用具的奇利田,為台灣大田精密轉投資的子公司。相關資訊請參閱條目〈大田精密(三田、櫻田、奇利田)

  2. 2014年7月,奇利田工人曾因社保及「高溫津貼」等問題,發動過罷工(參考),該年底,再由於「聲震聾」工人爭取補償,而開除罷工期間,「工人委員會」的幹部(參考)。

  3. 用手緊握動力手工具時,振動能量傳遞至手及手臂;長期職業性的暴露在振動下,造成手部末梢神經與血管的傷害,一旦病變顯現,無法由藥物治療而復原;是為手臂振動病。(參考

  4. 研磨為高爾夫球頭製造工序的重要程序,也是最容易產生手臂振動病、聲震聾、塵肺症,以及因接觸有機溶劑而罹患白血病的部門(參考條目〈奇利田的高爾夫球頭製造工序與職業病〉)。

  5. 2013年,台灣另一高爾夫球具製造業廠商鉅明與廣州成立的「鉅東公司」停止生產,將生產線遷回台灣。解雇一千多人,留下大批職業病工人問題未解,詳見條目〈2013/03鉅明關廠事件

  6. 依照中國《工傷保險條例》規定,在員工的工傷治療期間,用人單位需按月給付員工原來的工資福利待遇,最長發放期間是24個月,不過在工傷醫療期結束後,若勞工被醫生診斷為舊傷復發,需要接受治療,則治療期間用人單位也必須給付給員工原崗位的薪資。參見條目:〈中國職業病診斷與鑑定程序

  7. 典型的手臂振動病症狀,手指頭的尖端會呈現白色,醫生藉此確診。

  8. 中國《工傷保險條例》將傷殘程度分成十級(第一級為最嚴重),一至四級勞工不再工作,但仍保留勞雇關係,由工傷保險基金按月給付津貼;五、六級則在治療期(雇主須給付原薪資)之後,安排適當工作,若無適當工作,則須給付一定薪資比例的傷殘津貼。參見條目〈中國工傷保險〉及下圖。

  9. 依據中國《職業病防治法》(2016年7月修訂版)第35條第2項規定:「對在職業健康檢查中發現有與所從事的職業相關的健康損害的勞動者,應當調離原工作崗位,並妥善安置(參考)」

  10. 根據《廣東省工傷保險條例》第36條,「工傷復發,確認需要治療的」,享第26條,也就是準用(第一次發作時)「在停工留薪期內,原工資福利待遇不變,由所在單位按月支付。」的規定,所以陳振和洪滔雖然已經遭到解雇,但奇利田仍須給付他們工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