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大觀迫遷》拖屋苦行 碎磚結「厝」 自救會籲政府反省迫遷歷史

2017/05/14

焦點事件記者宋小海報導

大觀事件自救會拾磚拖屋苦行。(攝影:宋小海)

國軍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即將在今年(2017)6月全面拆除大觀社區,要求居民拆屋還地,而大觀事件自救會歷經多次陳抗仍未獲正面回應,居民及聲援者數十人昨日(5/13)發起苦行,手持已被拆除的家戶磚瓦、輪流拖拉著約人身高的象徵家園房屋,一路自民進黨中央黨部走向總統府,訴求政府應面對歷史與政策錯誤,暫緩聲請拆除還地的強制執行。

自救會隊伍沿途經過退輔會上級之行政院、國有財產署上級機關之財政部,以及同有國有土地迫遷爭議的紹興社區與華光社區,群眾高喊「反迫遷、護大觀」,行經長逾4公里的路程抵達總統府前。現場一片片碎磚、裂管等物品,是遭退輔會所拆除房屋曾存在的證明,群眾在凱道上重新排列「厝」字,呼籲民進黨政府應去除歷史錯誤下的不當得利污名、檢討國土活化政策及法律,並落實「非正規住居」的居住權保障。

歷經4月開拆已來的多次自救會陳情抗議,目前主管大觀社區土地的退輔會仍定調居民為「違佔戶」非法占用國有土地,並在昨日自救會進行苦行同時召開記者會,指稱婦聯一村眷戶集體遷村後,當時招商而於市場經營人士,不屬眷村搬遷安置對象,自行占用國有土地建屋自住或營業。

退輔會表示,當初招商對象1人亡故、目前僅有3人,其餘對象多為將房舍再轉讓渡者、承租者或其繼承人,退輔會至2008年始依法提起訴訟,大觀違占戶向法院主張占用權益後,仍於2014年經法院三審定讞,判決拆屋還地。

大觀事件自救會則指出,大觀社區前身是因招商前來的婦聯一村福利中心,而在1963年婦聯一村遷村後,主管機關表示可續住或自行遷離,而原用地在1966年才登記為國有土地,後續接管土地的退輔會等單位未對居民聞問,這數十年間才有城鄉移民及外籍配偶到來。自救會表示,大觀社區是典型國有公用土地「非正式住居」的爭議案件,因過去政府缺乏整體住宅政策,導致此類聚落被冠上違建污名。

大觀社區居民黃炳勛表示,因為土地主管機關數十年來並未提出處置方式,才因此有社區存在的歷史脈絡,然而目前退輔會未有緊迫使用需求情況下,不應採用訴訟排除人民,而完全不考慮現有居民該何去何從。黃炳勛說,居民也希望解決國土爭議,目前主張暫緩強制執行及原地續住的方案,也包括可用專案承租承購等方式。

今年4月10日、20日大觀社區二度拆除作業後,財政部在26日才發佈修正《各機關經管國有公用被占用不動產處理原則》,其中增訂管理機關於啟動排除占用作業前,應瞭解占用成因,分類處理;避免於處理過程中造成社會問題,引起民怨;並對占用作居住使用者,加強協助安置等內容。

自救會成員鄭仲皓指出,目前居民面臨拆屋還地與繳交不當得利等壓力,而僅管財政部修正處理原則,卻仍是任由主管機關裁量,無法解決大觀事件爭議,而當初民進黨政府要拆除華光社區,號稱要發展為「台北六本木」,並向民眾追討「不當得利」,但拆除之後到現在仍還是綠地,隊伍走到此地,就是希望政府記取過去的教訓。

延伸閱讀:

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聚合
枋橋西╱何地棲》大觀路社區的故事:離散

 

大觀社區居民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攝影:宋小海)

大觀社區居民在民進黨中央黨部前陳情時激動跪地。(攝影:宋小海)

大觀事件自救會拾磚拖屋苦行。(攝影:宋小海)

大觀事件自救會拾磚拖屋苦行。(攝影:宋小海)

苦行群眾行經行政院。此次隊伍至行政院、財政部、總統府時皆遭警方舉牌警告(攝影:宋小海)

台中黎明幼兒園上週舉行反對自辦重劃、要求原地保留遊行,園長林金連(右一)昨日也來聲援大觀社區。(攝影:宋小海)

大觀事件自救會拾磚拖屋苦行。(攝影:宋小海)

大觀事件自救會拾磚拖屋苦行。(攝影:宋小海)

先前大觀社區遭貼「板橋榮譽國民之家」的強制執行拆除封條,民眾反製作社區封條貼紙反貼於行政院大門。(攝影:宋小海)

先前大觀社區遭貼「板橋榮譽國民之家」的強制執行拆除封條,民眾反製作社區封條貼紙反貼於財政部大門。(攝影:宋小海)

群眾抵達同為國有土地迫遷爭議的華光社區舊址,夷平至今仍為一片青草空地。(攝影:宋小海)

群眾在總統府前高舉遭拆除家戶的碎磚及毀壞物品。(攝影:宋小海)

群眾在總統府前高舉遭拆除家戶的碎磚及毀壞物品。(攝影:宋小海)

群眾在總統府前排列著遭拆除家戶的碎磚。(攝影:宋小海)

一片片碎磚、裂管等物品,是遭退輔會所拆除房屋曾存在的證明,群眾在凱道上重新排列「厝」字,要求政府正視非正式住居的居住權。(攝影:宋小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