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與經濟發展的角力:從川普撤銷歐巴馬清潔電力計畫談起...

2017/04/26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何友倫、記者梁家瑋

歐巴馬執政時期,積極推動清潔電力計畫,希望以再生能源取代燃煤,但川普當選後,卻以行政命令撤銷歐巴馬大多數能源政策

美國時間3月28日,美國總統川普簽署了一份行政命令,旨在撤銷前總統歐巴馬大多數的能源政策。打從川普競選總統時,即多次抨擊氣候變遷是個假議題,並強調環境保護不能影響經濟發展,因此希冀透過撤銷歐巴馬的能源政策,以將工作機會帶回美國本土,這份行政命令並不讓人意外。

然而,這份行政命令意味著什麼?它對世界各國在對抗氣候變遷的進程上,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甚至,它真的如川普所想的,可以將工作機會帶回美國嗎?

從歐巴馬到川普

相關條目
巴黎協定
巴黎協定

2015年的COP21,來自全球的195個國家代表於巴黎達成協議,訂定《巴黎協定》,所有簽約國同意力抗全球暖化,將地球氣溫控制在不超過前工業時代(1750年)攝氏2度,且更應力求將升溫控制在1.5度內。

閱讀全文:
歐巴馬的清潔電力計畫
歐巴馬的清潔電力計畫

2015年8月3日,美國總統歐巴馬與環境保護署(EPA)發布了清潔電力計畫(Clean Power Plan),旨在控制發電廠的碳排放量,是近年美國面對嚴峻的氣候變遷,所做出的一個管制行為。此計畫藉由針對各州發電廠的碳排放作出規範,促成2030年電力部門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較2005年的水準減少32%。

閱讀全文:

歐巴馬時代的能源政策,與規範溫室氣體排放的《巴黎協定》有密不可分的關係。從2013年歐巴馬公布未來的能源政策,至2015年的清潔電力計畫,美國政府的決心,對於2015年在巴黎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來說有如一劑強心針,各國樂見美國主動能諾減少碳排放。

會有這樣的反應,是因為《巴黎協定》的前身—《京都議定書》就受到美國的杯葛,美國認為京都議定書僅規範已開發國家,對美國不利,故未簽署。因此在近年氣候變遷已是全球共識的情況下,美國主動配合,對於國際環境保護有一定的意義。

然而歐巴馬的「清潔電力計畫」也並非毫無爭議,2016年2月,美國最高法院決定擋下此計劃,許多其他國家的政治人物、環境運動者對此齊聚表示,《巴黎協定》的目標必須被執行。而在川普發佈廢除「清潔電力計畫」的行政命令後,支持計畫的紐約、加州等,也準備提起訴訟,控告聯邦政府。

歐巴馬的能源政策雖然尚有爭議,但畢竟是未來能源政策的大方向,且美國是《巴黎協定》簽署國,減碳的目標勢在必行,然而川普上台後,一切似乎變了調。川普稱歐巴馬的能源政策是「工作殺手」,撤回計劃,意味著減碳政策已非現在美國的優先考量,潛台詞則是經濟發展優先的思維。

失去的煤礦工人

川普在礦工的簇擁下,宣告取消清潔電力政策,並聲稱將讓礦工找回工作,但真的是這樣嗎?

川普在簽署行政命令的當下,對著圍繞在其身旁的礦工說:「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你們要回去工作了!」簡單的一句話,道出撤回能計畫的背景。

然而事情是否真的如川普所願,可以將工作機會找回來?歐巴馬的能源政策旨在降低發電廠的碳排放,因此碳排放相對較高的燃煤電廠首當其衝。逐步關閉燃煤電廠,意味著煤炭的需求降低,連帶造成煤礦工人的失業。看似合理的推論,卻不能反映美國煤礦產業的現況。

2008年美國共有87,755位煤礦工人,到了2015年只剩65,971,在能源計畫執行前已少了兩萬多人,顯然失去的工作機會與能源政策並無顯著無關。而從天然氣的開發,更可看出市場轉向發電效率更高的燃氣電廠。因此真正的問題,是煤炭的需求不若以往,撤回能源計畫或許可舒緩煤礦產業的蕭條,但是要找回工作機會,可能找錯了方向。

美國退出後....

美國聲稱將回復煤礦工業,環保署署長史考特·普魯特也親自與礦工、煤礦業者會談

那麼,川普打的如意算盤對於國際社會有什麼影響呢?有人認為這份行政命令的意義,是為了讓煤炭在美國市場恢復競爭力,並且傳達出歐巴馬的氣候政策將被取消。甚至更近一步,將會弱化其他環境保護的政策,危害人類健康。對於其他國家來說,他們必須擔負起美國在氣候變遷缺席的角色,但是誰可以補上這個空缺?

中國或許是第一個被提起的國家,作為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國,去年加入《巴黎協定》對於氣候變遷的貢獻有目共睹,然而假使它如同美國,最終走向放棄《巴黎協定》,那麼對抗氣候變遷的進程將面連嚴峻的挑戰。

那麼歐盟呢? 歐盟現在深陷英國脫歐的泥淖,未來兩年大概必須將重心放在對內整合,能否有餘力處理也有疑問?那第三大排放國印度呢?儘管國內因為經濟發展之故,對於碳排放的管制也有異議,但印度與歐巴馬在氣候變遷上有密切的合作,少了美國的支持,能否繼續下去?

那麼台灣會不會受到影響呢?就實務面上來說當然不會有差異,因為我們並非《巴黎協定》的簽署國。雖然現實如此,不過面臨全球氣候變遷,我們有進行自主減碳,2015年通過《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明定2050年的溫室氣體將減少到2005年一半,當時環保署也承諾出更具野心、超越國際的目標,根據2015年9月的「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INDC),2030年就要達成減排至2005年的50%的階段目標。然而,當時環保署表示在巴黎協定正式生效前,就要公佈具體減碳目標與期程,但相關時程不斷延後。

直到巴黎協定生效後,今年(2017)3月28日,環保署才會同經濟部、交通部、內政部及農委會,共同發佈〈溫室氣體階段管制目標及管制方式作業準則〉,並預告2個月內提出未來5年具體減碳作為。準則中明定,溫室氣體管制5年為一階段,第一階段自2016至2020,但2015年時承諾的「2030年減碳至50%」,則未納入準則。

環境保護與經濟發展

轉來轉去,川普的行政命令,對於自家以及國際社會釋放的訊號,似乎就是要走回發展優先的模式,但是環境保護是否與經濟發展必然產生對抗關係?

樂觀的專家認為,至少對綠能產業的發展就未必如此,企業會自己思考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這樣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西部最大的煤炭發電廠將在2019年關閉,而在未來4年將有40座以上的煤炭發電廠關閉,發電公司認為,川普短期的政策並不會改變他們長期經營的佈局,更為便宜的天然氣,甚至再生能源、太陽能等,都是未來能源發展的前景。

透過市場機制來促進環境保護,可說是近年較有進展的方式,然而一旦市場無利可圖,則環境保護的路該怎麼走下去,將是大家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參考資料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