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達科他州油管之戰

2017/03/17

焦點事件編輯小組何友倫、記者梁家瑋

美國時間3月10日,立石蘇族(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原住民前往華盛頓,展開為期四天的抗議行動,試圖做最後的努力,然而情況並不樂觀。

遭蘇族質疑可能破壞水源、傷害原民文化的達科他油管(Dakota Access pipeline),雖然在去年(2016)12月短暫擋下,川普上台後卻死灰復燃。2月27日的聽證結束後,聯邦法院在3月7日再次駁回油管暫時停工的聲請,認為油管雖然從歐瓦希湖(Lake Oahe)下方穿越,卻未真的禁止原住民舉行任何宗教儀式,沒有影響到蘇族的文化與信仰,這樣的結論,為長達多年的油管抗爭寫下句點。

今年(2017)2月22日,為了恢復停工多時的達科他油管工程,北達科他州政府發出最後通牒,將抗爭者駐紮的營地清空,多數抗爭者自願離去,不過仍有將近五十人遭到警方逮捕。達科他油管預估可在三個月內完工,但是問題出在哪裡?事情得從油管路線開始說起...

達科他油管是什麼?

近年美國發生頁岩油革命,北達科他州的巴肯頁岩油田(bakken oil field)亦是重要基地,但北達科他州煉油能力不足,石化業者希望以低成本對外銷售北達科他原油,於是總部在達拉斯的「能源轉移合作夥伴」(Energy Transfer Partners, ETP),提出這條引發爭議的達科他油管。

達科他油管造價達37億美金,連接北達科他州巴肯油田至伊利諾州帕托卡(patoka)的石油精煉廠,途經北達科他州、南達科他州、愛荷華州、伊利諾州等四州,全長1172英里(1886公里)。油管一天可以運送五十萬桶原油至精煉廠,是北達科他州一天產量的一半,之後再由伊利諾州將精鍊後的石油轉運至美國中西部、東海岸城市及墨西哥灣沿岸地區。

毫無疑問的,達科他油管可以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開發商指出,工程將創造12000個地方就業機會,並為美國帶來1.56億美元的銷售稅、所得稅;而此項計畫也受到北達科他州政府熱烈歡迎,州長傑克·達林普(Jack Dalrymple)甚至鼓勵興建更多的油管。

油管造成了什麼問題?

長達1172英里的油管已接近完工,僅剩下密蘇里河歐瓦西湖段的1.5英里尚未動工,主因為當地部落立石蘇族(Standing Rock Sioux Tribe)及聲援者的抗爭。

蘇族認為,油管雖未直接通過蘇族保留區,卻會從部落飲水、信仰核心的歐瓦希湖底下穿過,此工法可能造成環境破壞,且一旦管線出問題,將直接污染密蘇里河,影響週遭一萬名蘇族的水源;ETP對此則回應,他們已經過詳細的調查、規劃,將透過額外的技術,確保油管建設及完工使用,都不會造成環境災難。

除此之外,蘇族也表示,輸油管將穿越族人的祖先墳場,這塊墓地雖不在蘇族保留區內,卻是在蘇族過往土地上。對蘇族來說,這些土地是美國政府違反與印地安人的《1851年拉勒米堡協定》 0 ,使用惡劣手段所得到的。

自2016年4月起,全美印地安人開始聚集在蘇族所在小鎮坎能鮑爾(Cannon Ball),原民支持者、環保團體、反化石開發人士也不斷匯集,他們以水源保護者(Water Protectors)自稱,抗議油管計畫的進行。行動雖大致和平進行,但也數次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過程中,警方曾以胡椒噴霧、超強聲波、橡皮子彈、催類瓦斯、水柱等,對付抗爭者,總計超過600人遭逮捕。

達科他油管大事記

※※※※※※※※※這是分隔線※※※※※※※※※
※※※※※※※※※這是分隔線※※※※※※※※※

2014

計畫的開始

2014/12

ETP的輸油管計劃。

總部在達拉斯的能源轉移合作夥伴(Energy Transfer Partners, ETP)向政府提出申請,預計建一條從北達科他州出發,經南達科他州、愛河華州至伊利諾州的達科他油管。


※※※※※※※※※這是分隔線※※※※※※※※※
※※※※※※※※※這是分隔線※※※※※※※※※

2016

計畫啟動

2016/3

愛荷華州批准管道申請,至此,油管途經的四州皆通過申請。

抗爭展開

2016/4

抗爭者建立抗爭營地。

2016/7

美國陸軍工兵部隊批准油管興建;抗爭者提告。

2016/8/10

第一位抗爭者被逮捕,後續遭逮捕者超過600人。

2016/9/9

美國聯邦地方法院駁回蘇族的停工請求;同日,美國軍方、司法部、內政部發表聯合聲明,表示將暫停爭議區段工程,並重新檢視先前決定是否違法。石油公司則回應,就算陸軍工兵部隊未授與地役權,只要聯邦法院允許,他們就會繼續施工。

2016/10/9-10/10

法院再度駁回蘇族的停工請求;近百名示威人士10號潛入建設油管的工地抗議,28名抗議者因此遭警察以擅闖私有地、參與暴動的罪名逮捕。

2016/10/27-10/28

因抗爭者部分營地位於私有土地上,員警試圖驅離抗爭者,民眾強力抵抗,造成嚴重衝突;警方承認使用布袋彈(beanbag rounds)、胡椒噴霧和超強聲波驅散人群,並指控抗爭者以燃燒彈、磚塊襲擊警方,並燃燒橋樑、輪胎,最終以涉嫌放火、爆炸為由拘捕超過142人。

2016/10/20-10/21

抗爭者與警方再度發生衝突,警方使用橡皮子彈、催類瓦斯、水柱對付抗爭者,導致約300名抗爭者受傷。

2016/12/4

美國陸軍工兵部隊收回達科他油管爭議區段的建設許可,表示有尋找替代道路的必要性,並以「引發重大爭議為由」退回環評階段;ETP則批評是政治決定。


2017

轉機:開始環評

2017/1/18

軍方啟動環評,可能要花兩年,法院則駁回ETP的停止環評要求。

然後,川普來了

2017/1/24

川普以行政命令推動油管興建。

2017/2/8

軍方終止環評,授與ETP「30年的油管建設許可」,ETP隨即展開爭議區段油管的興建。

2017/2/13

法院駁回部落的緊急停工要求。

2017/2/22

警方驅離抗爭者,抵抗了近11小時後,抗爭者終究不敵優勢警力,駐紮營地遭到清空。


 
 
 

放手一搏:環評與聲請停工

早在去年9月,法院即駁回蘇族暫時停止工程的聲請,但歐巴馬政府表示,在確保未違反任何法律前,不會授權工程的進行,今年1月18日,美國陸軍工兵部隊發佈文件,表示要針對油管穿越湖的段落,進行環境影響評估。但到了1月24日,甫上任的川普即簽署行政命令,以帶動美國鋼鐵需求、增加工作機會為由,承諾政府介入談判,加速推動油管的建設,2月7日工兵部隊即撤銷環評文件,同意開工。

應注意的是,為什麼需不需要環評這個程序,在前後兩任總統有如此大的差異? 從環評制度設計的角度思考,一般來說,環評是作為建設與否的一個參考標準,在美國法的脈絡中,則設有除外條款:類別的排除(categorical exclusion),若聯邦機構認為沒有對個人或群體有任何顯著的環境影響,則不需要啟動環評。因此,要不要啟動環評的決定,很大一部分掌握在美國行政單位手中。

另一方面,蘇族希冀透過聲請停工來阻擋油管建設,法官也認為沒有理由,因為尚未造成任何傷害,換句話說,建設油管沒有真的破壞蘇族的文化與信仰,則停工的要求,就不合於法律的規範。

反思:風險社會下的環境與文化

達科他油管的爭議,凸顯了經濟發展與文化保存的矛盾,在經濟發展的目標下,科技可以避免開發可能帶來的危險,例如建造方強調管線試埋設在地下,不會對水源造成任何影響,且透過管線運輸石油,反而更環保。各種說法都指向這次的建設可以帶來更美好的生活,但是在開發方盛讚油管的「進步」之時,反對方也表示過去幾年發生多次的油管破裂,造成生態浩劫,再安全的工法,都有無法控制的風險存在於其中。

因此,癥結點其實是科技與人類社會的關係,縱使科技(科學)本身不會有價值的判斷,但是科技如何運用,卻取決於人類的選擇。油管爭議中,我們看到地下鋪設油管的技術尚未取得人民的信任,只有開發方單方面的說法,而把關這一切的環評制度,反倒成為政治角力下的旗子,欠缺實際標準。

技術的進步與科學的監督機制,到底可以在類似爭議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令人感到疑惑,說到底,似乎都沒有人民置喙的餘地。法官說,我看不到(對蘇族)真正的傷害在哪裡的時候,正道出了這個問題:沒有人確定會發生問題,但也無法保證絕對安全,最後還是回到人的價值選擇。蘇族與美國政府的對抗,雖然暫時告一段落,但如同他們所說的,兩百年來他們一直都在抗爭,他們將繼續團結走下去。

參考資料

  1. 1851年,美國政府為保護西部拓荒者安全,與蘇族等印第安部落簽訂《1851年拉勒米堡協定》(1851 Treaty of Fort Laramie),美國政府尊重印地安人土地邊界,部落則承諾與拓荒者和平相處;隨著西部掏金熱,大量拓荒者湧入,美國政府棄置1851協定,最終導致北美印第安戰爭,並以印第安部落潰敗作收。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