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9/20 pm5:3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43.57%

187,464

456,271

進度:643,735

目標:1,477,336



私校待遇保障砍對半 立法直闖二讀

2015/04/26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報導

私立學校經營狀況劣化,加速利用各種身份別區隔,壓低薪資的現象。《教師待遇條例》草案今天(4/27)在立法院法制、教育委員會聯席會議審查完峻,無須黨團協商,將直接送院會二、三讀,教育部利用行政命令,區別公私立教師待遇的情況法制化,不過條文中,加入「教師加入工會者,得授權由工會代表協議」,未來在缺乏法制保障下,私校教師的工會組織,益顯重要。

法規不保障,薪水砍對半

全教總召開記者會,批判私校亂象。(攝影:孫窮理)

依據《公立學校教職員敘薪辦法》,教師的薪水分成「底薪」與「加給」兩部份,若以未任主管職的教師,主要的加給,是「教師研究費」,其額度略低於「底薪」,在整個薪資結構裡,大概佔四成以上,對勞工來說,就像由各種「津貼」組成的經常性給與一樣,是薪資的重要部份。

而《私立學校法施行細則》第33條規定,私校教職員待遇「準用」公立學校,不過,長期以來,教育部透過解釋的方式,將「底薪(本俸)」與「加給」分開,認為在教職員薪資中「加給」的部份,私校可以「由學校視財務狀況自訂」,這造成私校教職員的待遇,相較公立學校,可能出現「對半砍」的狀況。

不過,保障底薪,不保障加給的情形,還不是公私立學校落差的底限,4月26號,在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的一場記者會中,多名私校教職員現身,說明現在私校薪資沉淪的現象,連「底薪」都將沒有保障。

既然「底薪」和「加給」可以脫勾,那麼底薪的組成部分,也可以脫勾,拿大學畢業的老師的起薪(俸額190元)每月底薪21,775來算,逐年調薪,達到大學畢業的最高俸額(450元)每月底薪36,425元之後,還可以再往上升,這之後的等級叫做「年功俸」,不過有的私校,年功俸的部份不給,有的私校,則根本不調薪水,有的宣稱私校不適用公校的俸額…

「私校教師不保障」法制化

2012年12月28日,大法官〈釋字707〉以未依《教師法》立法,宣佈《公立學校教職員敘薪辦法》違憲,三年內,也就是今年(2015)底之前,《教師待遇條例》必須完成立法,在草案中,教育部把過去加給和底薪脫勾的解釋,直接寫在法律裡,教育部強調,「如強制規範私立學校教師待遇與公校一致,恐造成私立學校財務狀況惡化」。

這個話說得倒也直白,不用解釋為什麼私校法施行細則「待遇準用」公校,底薪是「待遇」,但加給卻不是,不過如果怕私校財務惡化,那多給老師一毛薪水,也都會惡化,底薪加給脫勾本是一個脫法的解釋,存在即合理、習慣成自然,一條線已經跨過,像是「年功俸」、「俸級」、「調薪」…這些其他的線不踩踩試試,難道他們是笨蛋嗎?

工會成不成?

在今天通過的《教師待遇條例》草案中,加入了全教總提案的「工會條款」,不過只規定加入工會的教師,得授權工會協議的字樣,沒有強制力,缺乏法制保障,私校教師透過集體力量進行協商的條件又在哪裡呢?2011年通過的《工會法》,開放教師組織工會,但是卻不允許成立各校的企業工會,目前集體協商或者團體協約,多透過企業工會來完成,產、職業工會經常被排除在這樣的對話之外。

而全教總的會員雲林縣教育產業工會去年向私立大成工商要求團體協商之後,參加雲教產的大成教師就受到校方的壓力,雲教產接到75名會員,在同一天集體退會的聲明書,這些聲明書,裝在同一個信封裡,寄件人就是大成的輔導主任;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彰化,在彰化教師職業工會向彰化某私立明星高中提出團體協約啟動的請求之後,也馬上收到會員的退會聲明。

全教總政策部主任羅德水說,私校的「加給」被排除在制度外,對私校教師來說,可能得重新思考工會對他們的意義,對於工會的組織,未必是壞事,至於草案中的工會條款,雖然沒有強制力,但是已經賦予工會介入談判的空間,現行法規中不允許私校教師組織企業工會,但現實上,在校方打壓動作不斷的情形下,校內串連組織企業工會也的確非常困難,目前私校教師可透過加入各地或全國的產、職業工會,與學校協商。

2015/04/26 教育部 〈教育部對全國教師工會總聯合會要求保障私校教職員權益之回應說明

學校內的非典勞動

公、立學校的差異,造成了薪資脫勾的機會,而學校,和公部門一樣,也存在著各種非典型勞動力,他們的身份不在編制內,狀況就更慘了,去年(2014)8月,台北海洋技術學院解聘兩名「專案」助理教授,幾經陳情後,獲得回聘,全教總大專委員會主委諶其騮表示,在海院,以特定計畫聘請的專案教授,上課時數卻比專任教授還多50%,薪資反而少1萬到1萬5。

事實上,在大專院校,各種各樣類型專案聘請的專案教師,不在學校編制內,不適用《教師法》,也不是用《勞基法》,與公部門約聘僱一樣,屬於法律保障規範的「孤兒」;不僅是老師,私校的職員也呈現法規適用的尷尬狀況,去年(2014)8月1號,勞動部才將私立學校體制外職員納入《勞基法》(勞動部的說明),今年初,勞動部職安署就接到雲林的大成商工舍監的投訴未支付加班費。

長期落在《勞基法》之外,校內教職員的勞動條件缺乏關注,大成工商的個案,一開始向雲林縣檢舉時,勞工處甚至置之不理,一直告到中央勞動部職安署,才進行勞檢,而打開舍監的契約和簽到退紀錄,一天工作時間長達16個小時,不過在契約內,卻將留在宿舍隨時待命的時間,不算在工作時間內,規避「每天正常工作時間8小時」,以及「正常工作時間加上加班不得超過12小時」的工時規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