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

焦點事件2019年募款進度條更新:2019/5/24 pm6:00
 
2019年新增月定捐×12個月
 
2019年單筆捐款

 
 
29.54%

161,064

275,404

進度:436,468

目標:1,477,336



【焦點通訊】媒體這條路,它多麼有趣!

2016/09/28

焦點事件記者孫窮理

2015年1月,我離開參與創辦、持續工作18年的「苦勞網」,創立「焦點事件」,重新聚合新的夥伴、新的團隊,想要做的工作,有「延續」的一面,也希望開始一些過去未能作到的一面,而這個起點,得從可能被大家認識為「社運媒體」,它的困境說起。

若先這麼定義:「社運媒體」指的是「以社會運動為報導對象的媒體」,那麼在「苦勞網」成立的1997年,是成立的;當時網際網路的發展與應用,還沒有普及到今天這個程度,社運團體還沒有掌握自己傳播管道的能力,苦勞網「發稿界面」和「報導」,馬上成為主流媒體之外,社運訊息的集散地,甚至贏來「左翼中央社」的稱號。

不過,這樣的預設,顯然是有一些問題的,首先,它得要處理「報導者」與「被報導者」的關係;有的時候,聽到被報導的對象說「謝謝你們幫我寫報導」,我常常會(有點無情地)這麼回應,「不能這麼說,我不是在『幫』你寫報導,是我『自己』要寫的」,這句話裡,點出兩個重點,第一,「報導者」的主體,你為什麼要報導;第二,「報導者」和「被報導對象」之間的距離。

如果從「社運媒體」這個出發點,上述問題,必須是時時被檢視的問題,不過,到了現在,「被報導者」已經有充分的、透過社群媒體等,自己說話的管道,也就是所謂「社運媒體」的預設開始動搖的時候,問題,變得尖銳了起來;人家自己都會寫了,還要你幹嘛?

看起來,這是個「困境」,不過我想說,不,這好極了!

我不需要再「幫」誰寫報導,「距離」可以更加地拉開,不過「『我』要做什麼」這個問題,卻未迎刃而解,因為,當你宣稱你是個「媒體」的同時,你所踩著的地面,正在塌陷;也就正是這個資訊發達的時代,把所有的媒體,從「公正客觀」,這個彷彿將自己置身於世外的百年謊言裡給驅趕了出來,而同樣不得不回答「你是誰?你要做什麼?」這樣的問題。

「大眾傳播媒體」只是在它的受眾無法掌握足夠資訊歷史時代裡,偶然出現的一個行業,它是由國家,或者資本,透過對稀少的資訊工具壟斷,而創造出的位置,而當資訊獲得解放,這個位置,也就越來越可疑;「何謂媒體」,也必須被重新定義,而不是高坐在特權的塔頂,呻吟個幾句「第四權」、「無冕王」之類的濫調,活像個大夢中的前朝的貴族。

崩壞的現象,可以很容易察覺到,當媒體開始反覆地抄襲、蒐羅早已經在網路上流傳的訊息;商業媒體不以為恥地,成天嚷著他們找不到「商業模式」。你就可以知道,舊的路差不多走絕了,而新的路,尚在荊棘之中。所有的事情,都得重新開始。

所以說呢?所以說啊,媒體這條路,它多麼有趣!

經過1年9個月的聚合與嘗試,「焦點事件」開始走這一條非營利、集眾力支持的媒體之路,今後,我們將陸續在「焦點通訊」這個欄位上,向大家報告我們做了的、正在做的,還有想做的這些有趣的工作,而你的支持,便是我們迎向荊棘之路的鐮刀,我們邀請你在這條路上,與我們相伴…【捐款支持焦點事件